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热门链接:法院收费计算器 联系我们  
 合肥律师区县分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合肥律师导航 » 金融保险 » 正文
胡瑾律师阜阳故意杀人案辩护纪实,从无期徒刑到有期徒刑九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日期:2018-04-10  阅读:580
 人生当自律,悔时无归路。——辩护律师胡瑾办案感悟

本文系《知音》杂志记者根据本案案情改编

人生就像垮掉的诗:私奔路上灭掉小情郎

孔香兰和丈夫乔宇山,本是深圳一对成功的白领夫妻。18年前,孔香兰才26岁,因做了妈妈,只好辞职回到老家养子。但因孤独和缺乏丈夫关心,她竟与18岁的高三体育特长生魏磊发生外遇。丈夫闻讯,从深圳赶回淮北兴师问罪。惊惶间,魏磊竟胁迫孔香兰“私奔”,并将她非法拘禁在一个镇上的旅馆里!她向丈夫发出呼救信号后,丈夫立刻带着斧头奔袭来救……三人命运究竟如何?痛悔的爱还有归路吗?

女白领与高中生的孽情,“私奔”路上难回头
1996年国庆节后的一天,孔香兰突然接到弟媳张莉打来的电话,告诉她乔宇山马上要从深圳回来。她顿时心惊肉跳。“你和那个小男生的事,大哥知道了。”听弟媳这么一说,她惊吓得险些坐在地上……
时年26岁的孔香兰,安徽淮北市杜集区人。1988年,她考入安徽一所大学会计专业(三年制专科)。大学期间,她与同校老乡乔宇山相恋。毕业后,孔香兰在安徽一家事业单位找到对口单位,乔宇山却赴南方闯荡,并应聘进深圳一家台资电子公司工作。半年后,她难耐思念,辞去工作,来深圳投奔男友,进入这家电子公司财务部工作。三年后,乔宇山成为公司技术部副总经理,孔香兰也奋斗到公司财务主管的位置,月薪6000余元。1995年“五一”,两人回淮北结婚。婚后不久,孔香兰有了身孕,在丈夫要求下,她辞职回家保胎生产。1996年2月,她在淮北市人民医院生下一子,取名乔星。乔宇山因工作繁忙,直到儿子满月后,才回来给儿子摆满月酒。此后,孔香兰从在深圳那家公司工作的弟媳张莉口中得知,丈夫又被提拔为技术部总经理,身边美女不断,她却在老家留守,心里不禁有了巨大失落:自己产后成了黄脸婆,丈夫不会对她厌倦了吧?此后,她打算把儿子扔给公婆,仍回深圳工作,却遭到丈夫的坚决反对。
丈夫是独子,公婆退休前,均为朔里煤矿干部,家里经济条件十分优越,老俩口还专门替她母子俩雇了小保姆。但产后的失落如影随形。这年7月,孔香兰转包了邻居家的台球房,本为打发时间,没想到却生意爆棚,附近几所中学学生都跑来打球,其中有个名叫魏磊的高二学生,精湛的技术无人匹敌!欣赏一段时间后,孔香兰难耐技痒,操起球杆,和魏磊一决高下,几局下来,双方有胜有负。
刚满18岁的魏磊,是个体育特长生。因父母均为淮北朔里煤矿职工,从小就在老家颖上县留守的他直到上高中,才从老家转到淮北。内心孤独的他,对漂亮、时尚的孔香兰既倾慕又依赖,而孤寂中的孔香兰也渐渐对这个帅气男生产生好感。一个周末黄昏,两人正在撞球时,孔香兰接到丈夫电话,要她马上关掉台球房,在家一心照顾孩子。两人在电话里吵起来,本已满腹委屈的孔很快摔掉电话,哭得很伤心,魏磊赶紧上前安慰。当晚,两人喝了七八瓶啤酒,又去舞厅蹦的。跳完舞,身材高大的魏磊抱着已有酒意的孔香兰亲吻不止,两人当晚突破了底线……
初涉情场的魏磊从此心驰神醉,几乎每天都要与孔香兰幽会,只要孔稍微表示反对,他就疑鬼疑神,咆哮不止!这种炽烈的感情令孔香兰颤栗,但她又十分害怕,多次提出分手,魏磊扬言要把这事捅出去,给她惹来灭顶之灾!孔香兰无奈只得屈从。孔香兰无奈只得屈从。最终,他们之间的孽情被公婆察觉,并告诉了远在深圳的乔宇山!乔宇山闻讯,立刻坐车要回老家兴师问罪!同在电子厂打工的弟媳张莉闻悉,赶紧打电话给孔香兰通风报信……
当天,孔香兰吓得赶紧找到魏磊,提出分手。魏磊非但不答应,反而决定辍学,要带她“私奔”!孔香兰不同意,魏磊竟从裤袋内掏出一把水果刀,一下子扎在手上,顿时鲜血直流。孔香兰赶紧带他去诊所包扎。想到丈夫不会饶恕她,她随后答应“私奔”。
10月14日晚,两人坐汽车到达颖上县城,住在一家旅馆里。第二天一早,魏磊想去在古城镇一所中学教书的姐姐魏淑梅家里拿些钱,准备先和孔香兰一起去阜阳玩几天。上午11时,两人坐出租车赶到魏淑梅家。魏淑梅惊讶地问弟弟怎么不上学,跟他在一起的女子是谁?魏磊大方地说是他的女朋友,说他不想上学了,准备先旅游几天,再南下广东打工。
魏磊篮球和散打都很出色,曾在全国比赛上多次拿过名次,父母一直希望他能考取体育院校,学校也把他作为体育特长生重点培养,他现在竟然说不上就不上了,而且急匆匆地要带上一个不知来历、看上去比他大很多的“女友”去打工!魏淑梅赶紧把这事电告父母。不料,此时魏父魏母也正急得焦头烂额。原来,学校发现魏磊辍学后,班主任亲自找到家里询问,他们还一无所知。紧接着,乔宇山又打上门来,声称魏磊拐走了他的媳妇,要他们交出罪魁祸首!接到女儿电话后,他们判断跟儿子在一起的一定是孔香兰,要女儿千万稳住两人,他们马上赶到。谁知,等魏淑梅打完电话,两人却不见了!原来,魏淑梅脸上怀疑的表情,引起魏磊的警觉,待姐姐进屋打电话,他就躲在门边偷听,知道父母要来把他押回淮北,他立刻拉上孔香兰,背上行孔,到街上拦了辆出租车。16日中午12时,两人赶到江口镇,入住该镇新星宾馆。江口镇有个小火车站,每天都有几趟火车开往阜阳。
当天中午吃过快餐后,孔香兰再次提出分手!从魏淑梅盯着她的目光中,她看出了鄙视和厌恶,她知道他们的这种孽情根本不可能被魏磊的家人接受!同时,她开始强烈思念不满一岁的儿子,愧疚、悔恨的母爱在心里复燃。她不愿再这样狼狈地“私奔”,想回去向丈夫悔罪认错,求得丈夫的谅解。魏磊见她收拾了行孔,执意要走,愤怒中竟把她推倒在床上,解下皮带,把她双手反剪起来!害怕她报警,还搜走她的手机。孔香兰想到自己不仅遭到殴打、羞辱,还被小情人非法拘禁,身心疲惫到了极点,却欲哭无泪!

发出呼救后丈夫如此“营救”,一同杀人后仓惶出逃
此后几天,魏磊对孔香兰严加看管,下楼买饭、晚上睡觉,也要把她的双手捆绑起来。夜间,孔香兰要上卫生间,只能用脚踢醒魏磊,他才肯把她手上的皮带解开。期间,孔香兰一直试图逃跑,却未寻找到机会,她只能假装服软,伺机寻找逃跑的机会!
10月18日夜里,她踢醒魏磊,叫喊着肚子疼,要去卫生间方便。魏磊打开灯后,解开她手上的皮带。她下床时,假装不小心碰到电灯开关,待房间一黑,她几下从魏磊放在枕头边的裤袋里摸出她的手机,待魏重新打开电灯,害怕被他发现,她假装肚子疼,抱起一个枕头,遮住拿手机的手。进了卫生间,她把手机塞进枕头套里,又抱回枕头,仍让魏磊捆绑了双手。
19日一早,孔香兰直喊肚子饿,魏磊欲下楼买早餐,又要捆绑她的双手,她假装可怜,让他不要捆得那么紧,魏磊也就捆得稍微松了些。他刚下楼,孔香兰赶紧从枕套里摸出手机,电告丈夫:她现被魏磊拘禁在颖上县江口镇新星宾馆313房间里,哀求丈夫快来救她!做完这一切,她把手机放回魏的枕头下。魏磊买早餐上楼后,发现手机在枕头下,以为是早起时不小心从裤袋内滑掉的,并未产生怀疑。
此时,乔宇山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接到妻子的求救电话,他立刻背上挎包,租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颖上县江口镇。19日上午11时许,乔宇山赶到江口镇后本想报警,但又害怕此事被传得沸沸扬扬。加上对魏磊的夺妻之恨,他决定自己亲自动手解救!
乔宇山身高1米72,自知不是魏磊的对手。他去镇上的杂货店购置了绳索、斧头和编织袋。当天下午2时许,他拎着装有作案工具的挎包,入住新星宾馆314房间,隔壁正是魏磊拘禁妻子的313房间。
两个房间各有一扇窗户挨得很近,两扇窗户之间有一台空调外挂机。当晚,乔宇山一直等到凌晨2时,隔壁房间已毫无动静时,才背着装有作案工具的挎包,从314房的窗户翻出去,然后通过那台空调外挂机,翻到313房的窗台,顺手打开未关死的窗户,进入该房间。待眼睛适应黑乎乎的房间后,他借助走廊上微弱的光线,辨认出魏磊睡在床上的位置,从挎包里摸出那把斧头,对准魏的脑袋,不顾一切地砸下去!大约砸到第三斧头时,魏磊才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挣扎着爬起来,一把抓住乔宇山的手,大喊“救命”!
孔香兰被凄厉的叫声惊醒!她一骨碌爬起来,借助黯淡的光线,隐约看见一个人骑在魏磊身上,手持钝器,疯狂地击打!魏磊体力不支,被那人牢牢地压在身下,嘴里发出嘶哑的喊叫。她吓得缩在床角浑身颤栗,就在这时,那人压低声音说:“小兰,快上来,掐他脖子!”她这才听出是丈夫乔宇山的声音!孔香兰望眼欲穿,希望丈夫报警来救她,没想到他却以这种方式来“营救”,欲置魏磊于死地!
见两个男人在房间里展开你死我活的搏斗,孔香兰大脑一片空白!在丈夫连声催叫下,她这才手忙脚乱地帮忙掐住魏磊的脖子。乔宇山手中的斧头再次疯狂地砸下,魏磊终于不再挣扎,结束了18岁的生命。
随后,两人清洗了现场,把魏磊的尸体装进乔宇山事先购买好的那条编织袋内,用绳索扎住袋口,从三楼吊坠至一楼的地上。第二天清晨5时左右,两人偷偷溜出宾馆,合力拖拉装有尸体的编织袋,结果被一大早起来锻炼身体的吴正良等人发现。吴上前盘问,他们扔下编织袋拔腿就跑!吴正良等人未追上,回来后发现编织袋里竟是一具尸体,立刻打110报警!
颖上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接警后赶赴现场,立刻展开调查。新星宾馆老板贾强证实:被害人曾和一名女子于10月16日住进宾馆313房间,前台登记的名字叫魏磊。另外,19日下午2时,314房间也住进一名身着黑西装、拎个挎包的男子。案发后,这个名叫乔宇山的男子不见踪影。经法医鉴定,被害者系被他人用钝器致严重颅脑损伤,并辅助有机械性窒息死亡。很快,警方查明乔宇山夫妻有重大嫌疑,待赶到淮北实施抓捕时,夫妻俩刚离家,不知去向……
却说乔宇山和孔香兰摆脱追逃后,于当天中午赶回淮北家中,收拾一下,就坐上淮北开往长沙的大巴。逃亡前,孔香兰执意抱起当时年仅8个月的儿子一起外逃,被乔宇山从手里强行掰下。想到此去很可能再也不能与儿子见面,孔香兰心如刀割,抱头痛哭!
逃到长沙后,夫妻俩借口在深圳和老家混不下去,投奔一个做小生意的远房亲戚。乔宇山通过假证贩子做了个身份证,化名万金富,孔香兰则使用了弟媳张莉的旧版身份证。原来1996年春节,张莉回老家改名字,因改名手续麻烦,证件一时未办下来,张莉就委托孔香兰待证件办好后,帮她把新证寄回深圳。同年8月,孔香兰去派出所取回已办好的新证,寄给弟媳。张莉的旧身份证,孔香兰一直放在家中,她外逃时就拿了这张身份证。事后证实,因当地户籍管理制度较乱,张莉的这张旧版身份证并未注销。
在长沙呆了半个月,他们又坐车逃往江西萍乡,孔香兰不敢上班,乔宇山则在一座小煤矿下井挖煤。两人在此呆了四年。2000年底,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工作人员挨户登记人口,害怕杀人罪行暴露,两人当即离开萍乡。 2001年元旦,他们再次来到外来人口熙熙攘攘的广州火车站。在这里,小夫妻执手泪眼,各奔东西:本来乔宇山要妻子跟他一起去东莞樟木头一家制衣厂,那里有乔宇山一个朋友。但孔香兰感觉和熟人在一起,比较危险,另外两人在一起目标大,她觉得两人还是分开好。分手时,两人均心如刀割,他们深知这恐怕是他们最后一面了,乔宇山抓住妻子的手说:“如果五年后我们再不见面,你碰到合适的对象,就嫁了。”孔香兰悲痛地摇摇头。乔宇山跳上一辆在火车站前载客的大巴,很快便消失不见了。孔香兰难忍心头的悲痛和悔恨,顿时泪流满面。随后,她也跳上一辆大巴,去了番禺。
她先在夜市摆地摊,后在小巷内一家首饰店打杂。做了两个月,一天,有两名警察上来查证,顿时把她吓得半死!直到她明白对方是查暂住证的,并涉险过关时,这才发现早已是一身冷汗。经历此事,她意识到要想避免频频检查,只有设法进工厂做工。

归家的路有多艰难和凄迷啊,伏法认罪悔恨当初
2001年6月,孔香兰在经过广州一家首饰公司大门时,发现正招聘质检员,她就壮着胆子,前去参加招聘考试。招聘官对孔香兰印象很好,当场拍板将她招了下来。这是一家港资首饰公司,该公司设计的首饰在世界享有盛誉,并在东南亚多个国家设有分部。孔香兰在公司兢兢业业,很快学会了珠宝鉴定技术,不到三年,她就取得了珠宝鉴定师资格,并对珠宝设计极有灵性。2004年9月,公司高层出资把她送进广州美术学院珠宝首饰设计中心培训。在这里,她遇到了一名安徽籍男子,对方听出她是淮北口音,开始对她展开热烈追求。她生怕被对方窥出秘密,很快以无法胜任这项专业为由,向领导提出放弃,主动申请进公司仓储部工作,领导感到奇怪并为她惋惜。
孔香兰在仓储部做了两年管理,2006年初,她被公司高层提拔为仓储部经理,负责整个公司的首饰调配,月薪达2万余元。不久,她在番禺区富豪山庄购置了一处140平米的豪宅,价值200余万元。
孔香兰的美貌和才华赢得公司很多男性的青睐,但昔日的错爱与杀戮让她每夜噩梦、恐惧不已,她根本不敢再爱。因此,每当发现有小伙子向她追求的苗头,她首先要做的,就是将这些爱情的苗头提前扼杀,因此被公司年轻男性视为“灭绝师太”。更让他们纳闷不已的是,“灭绝师太”似乎没有家的概念,每年节假日,都申请在公司值班。渐渐地,就有人四处探听她的来历,孔香兰再次恐惧不已!
孔香兰在这家公司有个关系最好的闺蜜李洁霞。李洁霞是广东湛江人,她在番禺还有个亲哥,名叫李海港。李海港是番禺区公安分局一名警察,离异多年,一直单身。2007年初的一天,李洁霞带孔香兰去找哥哥玩,孔香兰的优雅和美貌,很快赢得李海港的好感。得知孔香兰也是单身,李海港此后开始对她一阵猛追。李海港曾在南海舰队服过役,为人宽厚豪爽,孔香兰心里也很喜欢,但过去的阴影难消,又负案在逃,她一直不敢答应。如今,见公司里有人开始挖她的来历,为堵众人之口,当李海港再次向她表白时,她终于答应下来。蒙在鼓里的李海港顿时狂喜不已!
李海港本想办一场热闹的婚礼,却被孔香兰阻止了,理由是她不喜欢奢华。2008年初,两人举办了一场简单的婚礼,只请了两桌客,婚礼简约得几近寒伧。尽管此事让李海港困惑,但他理解为孔香兰为人低调、不事张扬。但随后在办理结婚证时,他再次产生不解:原来,两人一起来到当地民政局办理结婚证时,工作人员见孔香兰仍使用老家的一代身份证,就劝她赶紧回老家换个新证,因为当时,老版身份证大都已很少再用了。孔香兰心里发抖,表面上尽量保持着镇定,称她工作实在太忙了。最后,李海港只得通过关系,从民政局领到了结婚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婚后的另一件事,让李海港再觉蹊跷:李海港和前妻离异后,女儿归了前妻,因此再婚后,他特别想再要一个孩子,结果孔香兰以“年龄大、生产困难”,不想再要为由婉拒。尽管这个理由有些勉强,但因为确实太喜欢孔香兰,李海港没再进一步盘问下去。
李海港哪里知道,其实孔香兰何尝不想再要个孩子?老家的儿子8个月大,就硬是被她丢下了,如今12年过去,儿子是死是活、长得怎么样,她一概不知。12年中,只要有歇下来的时刻,她的眼前无不闪现着儿子可爱的样子,饱受着思念的折磨……如今,她终于又有了做母亲的机会,可是她担心孩子出生后,要办各种证件,会暴露自己逃犯的身份,她只能竭力压抑着做母亲的愿望,以获得眼前的平安。 好在李海港此后没再坚持。因为有了家,她在节假日也有了去处,渐渐地,公司员工对她的各种非议开始消散。而且,因为丈夫是个警察,周围的人开始对她越来越敬重。同时,安稳的工作环境,让她在业务上如鱼得水。她也特别珍惜这段(再)婚后的时光。
2012年初,集团高层打算将孔香兰调到香港分部担任负责人。这年6月,她去深圳出差,竟意外碰见在一家首饰行打工的弟媳张莉。从弟媳口中,她得知自从她和丈夫逃亡后,儿子乔星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但因父母都是杀人逃犯,他在学校里屡遭同学欺侮,心情极度压抑;加之,爷爷奶奶年衰体迈,无法胜任照顾和看管的责任,一年前,已读初中三年级的儿子竟得了抑郁症,常持小刀自残,最后被学校劝退。孔香兰闻讯,顿时泪流满面。一种母性的力量瞬间复苏,战胜了恐惧。她决定偷偷买些衣物和药品,潜回老家看望一次儿子。
9月初的一个深夜,孔香兰怀着忐忑的心情,潜回淮北市弟弟孔学魁家,让弟弟将儿子接了过来。见到儿子的那一刻,她一把抱住失声痛哭。当乔星知道眼前就是他负案在逃的妈妈,亦号啕不止,肝肠寸断。孔香兰只在淮北呆了一天,给儿子留下一张银行卡和一些药物后,便带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匆匆离去。
谁知,孔香兰这次冒险潜回老家看望儿子,还是留下了蛛丝马迹。魏磊是家中独子,他的遇害让父母悲痛欲绝,16年间,他们无数次催逼警方破案,警方也从未停止过对孔香兰夫妻的追捕。孔香兰离开淮北不久,颖上县警方就从线人口中得知,一个很像当年在逃犯孔香兰的女子潜回老家。警方顺藤摸瓜,传讯了孔学魁。孔学魁迫于压力,吐露出姐姐的踪迹。
2012年9月27日,颖上县公安局三名便衣警察来到位于广州番禺区那家著名的港资首饰公司,对孔香兰实施抓捕。让人意外的是,此时,孔香兰因去香港公务,抓捕未果。28日,孔香兰刚回到广州,就被安徽警方带走。冷如冰霜的高管丽人孔香兰竟是个潜逃的杀人犯的消息炸开,在员工达万人的公司产生轰动,李海港得知后亦震骇和痛苦得说不出话来!
2013年10月,孔香兰故意杀人案在安徽省阜阳市中院不公开审理。孔香兰当庭辩称,当乔宇山杀害魏磊,喊她掐魏的脖子时,她并没有杀害魏的主观故意,她之所以手忙脚乱地上前掐住魏的脖子,目的只是不想让对方的呼救声被人听见。当时她双手并未用力,不可能导致对方毙命。一审对孔香兰的辨护意见并未采纳。法庭认为,孔香兰和乔宇山共同实施了杀人、抛尸行为,在共同犯罪中起到主要作用,依法不应认定从犯,但其行为是致魏磊死亡的辅助原因,作用相对较小,最终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无期徒刑。
孔香兰不服,她委托家人聘请了安徽刑事辩护网创办人、安徽著名刑辩专家胡瑾担任其二审辩护律师。2014年1月,此案二审开庭审理。胡瑾律师认为:一审认为“孔香兰用手掐魏磊的颈部,致魏磊死亡”,魏磊的颈部应有相应的扼压痕迹,但颖上县公安局出示的刑事鉴定书(公刑技字第16号)上并没有相关记录,因此,该鉴定书违背法医学常识,不具有科学性,不能作为本案判案依据。安徽省高院采纳了胡律师的辩护意见,于2014年3月3日依法作出撤销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阜刑初字第0008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发回阜阳市中院重新审。胡瑾律师出庭为其辩护,阜阳市中级法院重审改判孔香兰有期徒刑十五年。此后孔香兰继续聘请胡瑾律师再次上诉的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目前,此案在进一步审理中。而乔宇山仍在逃。

最新消息:
2015年4月21日上午,胡瑾律师接到了该案的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书,孔香兰从无期徒刑改判为有期徒刑九年。目前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因涉及隐私,除胡瑾律师外,其余为化名)
编辑/刘飞

故意杀人案:从无期徒刑到有期徒刑9年——胡瑾律师成功为阜阳杀人案辩护

18年前一场由婚外情引发的杀人案,犯罪嫌疑人李某某改名换姓,远走他乡,在经历近16年后的逃亡生涯后,2012年9月24日被抓获归案。2013年10月14日,李某某被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李某某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在她焦急无助之时,李某某的家人联系到了安徽刑事辩护著名律师胡瑾律师,委托其担任李某某杀人案的二审辩护人。胡瑾律师接受代理后,仔细反复研读案件资料,死抠犯罪细节,发现一审法院认定李某某杀人的部分犯罪事实不清,证据无法形成紧密的证据链条,很多关键细节均被忽视,胡律师多次将自己的辩护观点与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经办法官进行沟通,后省高院采纳了胡律师的辩护观点,认为本案的事实证据的确存在众多问题,故于2014年3月3日作出了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裁定。
二审作出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裁定,意味着律师辩护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也意味着案件的结果有了新的希望。李某某的家人对胡瑾律师出色的二审辩护工作十分满意,故继续聘请胡律师作为其发回重审后一审阶段的辩护律师。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后,充分考虑了胡瑾律师的辩护要点,对案件的证据事实与法律适用进行了重新梳理与核实,于2014年10月16日作出判决,认定李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从最先的判处无期徒刑到有期徒刑十五年,对李某某的意义是截然不同的,对胡律师而言也意味着辩护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然而,胡律师并不满意眼前的成果,他从律师专业的角度分析始终坚信此案件仍然存在辩护的空间,为了给李某某争取最好的结果,李某某在胡律师的建议下,再次选择了上诉。
上诉后,胡律师一方面继续多次同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沟通,交换辩护观点,另一方面又主动同死者的近亲属联系,寻求促成与死者家属达成民事赔偿调解。为了获取死者近亲属的谅解,胡律师不厌其烦地与死者的家人进行沟通,最终通过多次不懈的协商,双方最终达成了赔偿协议,死者的近亲属愿意对李某某的行为予以谅解。李某某获得了死者家人的谅解,这一情节会对整个案件的最终判决结果产生很大的影响,这一切与胡瑾律师背后付出的巨大心血是分不开的。最终省高院于2015年3月16日作出终审判决,判处李某某有期徒刑九年。
从判处无期徒刑到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再到最终判处有期徒刑九年,离不开胡瑾律师高超的专业功底与辩护技巧,离不开胡瑾律师严谨的工作作风与职业素养,离不开胡瑾律师认真的做事态度与为人理念。案件的最终结果让当事人十分满意,也让胡律师很是欣慰,因为这是对他这一年多来辛勤工作的最大肯定与褒奖。
 
  
 
 
相关阅读

  律师推荐  
  推荐阅读  
  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合肥律师门户网 感谢DESTOON技术支持 皖ICP备19000159号
法律咨询电话:0551-62837148 Email:hujinlawyer@126.com
地址:合肥市政务区习友路与潜山路交叉口华润大厦A座26.27层 胡瑾律师:13855183210
安徽合肥律师门户网,合肥律师网,合肥律师事务所,合肥律师第一门户网,合肥市律师,合肥律师,合肥市律师事务所